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细雪落椿

.尽情飞扬吧!我随后就到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读书笔记】因刀而生为刀而死《新选组血风录》——司马辽太郎  

2015-05-03 09:32:44|  分类: 读书笔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读书笔记】因刀而生为刀而死《新选组血风录》——司马辽太郎 - 提子樁 - 【提子樁与基尔的超事务所】

●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●

内容介绍:

这是关于被称为“壬生之狼”的幕末最强剑客集团——新选组的故事。

虽然出身下层,却始终心怀忠义与远大抱负,从最初的对武士身份的向往,到最后笃信自身信念并为之坚持战斗,因刀而生为刀而死,最后的武士传奇!


《新选组血风录》为司马辽太郎又一力作,被称为《幕末》(司马辽太郎另一作品,描写幕末时期的关于暗杀的故事)的姐妹篇。刚开始读的时候,确实让我感叹:还真是姐妹篇呀!该书的故事由“油小路的死斗”与“暗杀芹泽鸭”开始,由新选组历史上两次较为重要的暗杀事件——暗杀伊东甲子太郎(尊皇攘夷派,与新选组组长近藤勇,佐幕派,意见相左,试图分裂新选组,成立御陵卫士。后遭暗杀),与暗杀芹泽鸭(原新选组组长,做事方式恶劣,在民间声望不好。此次暗杀事件,确定了近藤勇的总领导人地位)入手,通过16则独立的故事,为读者描绘了一个又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物。


故事没有采取线性剧情的模式,而是通过单独的小故事,似断实连地为大家讲述在这个组织中的各种爱恨情仇。

因为采取的是独立小故事的形式,所以每则故事都有对应的主角与配角。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,就是这些故事不仅仅描写各位所熟悉的土方岁三、冲田总司等著名的干部级人物,也描写加纳总三郎、鹿内薰等一般队士的故事。既让人体会那些传奇人物的奇妙生涯,又让人感受那些普通人的一般而又不一般的日常。


在这本书中,作者并没有过多的美化新选组,没有强调新选组是多么的正义,而只是通过展示一则又一则新选组的故事,让我们自己深入其中来体会,来理解这个幕末时期颇受争议的组织


在作者的笔下,组长近藤勇并不仅仅是一个英明的领导者,同时还是一个固执的人,固执地认为自己花少量钱买到的假虎彻为真品,而理由仅仅是因为“杀人顺手”。新选组的两名干部土方岁三与斋藤一则为了维护新选组的威严,将另外两把真的虎彻锁在箱里,不再使用。就这件事而言,且不说名刀被隐去锋芒让人倍感可惜,土方与斋藤的做法与今天下级不敢指出上司的错误是一样的,放任错误不纠正的话,最终毒害的是整个组织。不过,或许土方与斋藤有他们自己的打算吧,如作者所说“这个新选组的权利中枢就是个剑术道场……是以强烈的乡党意识、门派观念为思想内核运作起来的”,与近藤同派别的土方与斋藤,倘若不维护近藤这个唯一领导人的威严的话,或许新选组就又会回到新选组草创时期的无纪律分派别的情况,在这个瞬息万变的幕末时期,新选组就会在混乱的浊流中被冲得支离破碎,没有经历过当时的情景,或许是无法真正理解他们的做法吧。


一直以来人们对新选组的看法有两种,一种认为他们贯彻自己的信念,至死不渝,一战到底,虽败犹荣。另一种认为他们固执守旧,维护旧势力,死不悔改。两种说法都有道理。就我的理解,这两种说法,后一种是事实,而前一种,则是理解。在现在看来新选组的行为确实是后一种,然而设身处境去感受,这后一种看法就成了前一种,或许在最后关头,新选组已经发现了自己站错了立场,自己的努力是无法改变历史前进的方向,或许会后悔,或许会不甘。就此放弃而投降吗?那就与武士道背道而驰,与当初的信念与理想相向而行,倒不如在终场前放手一搏,信念也好,不甘也好,全都放于刀上,用刀去呐喊,去高歌,贯彻到底,无悔退场。这其中的辛酸,或许只有真正经历过那个时期的人,才能完全理解吧?


不否定,不苟同,新选组的存在自有它存在的意义。

我们不能穿越时空,亦不能改变历史,不如在一个闲暇的时间,去静静品读,去感受,去理解一直支撑着新选组的那种信念。那种信念,到底是对武士向往,是武士道的忠义,还是不甘与辛酸亦或后悔与自责,这着实让人猜不透……


●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●

 【读书笔记】因刀而生为刀而死《新选组血风录》——司马辽太郎 - 提子樁 - 【提子樁与基尔的超事务所】


 作者简介:
司马辽太郎(1923-1996),毕业于大阪外国语学校,原名福田定一,笔名取自“远不及司马迁”之意,代表作包括《龙马奔走》《燃烧吧!剑》《新选组血风录》《国盗物语》《丰臣家的人们》《坂上之云》等。司马辽太郎曾以《枭之城》夺得第42届直木奖,此后更有多部作品获奖,是当今日本大众类文学巨匠,也是日本最受欢迎的国民级作家。

●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●

摘抄:

“傻瓜!”泰之进骂完又开始我行我素,“所谓男人就是要保持从小养成的各种癖好,怀着童心地过一辈子。和你们女人可不一样。要是男人们改了癖好,那对女人来说这个男人和那个男人就没有区别了嘛。” 1

 

所谓的武艺,就是不加思索的对攻击作出反应。 14

 

“别干了,听町所的衙役说敌人有四五十人呢。七个人对这些敌人,怎么想都是有去无回。穿着盔甲去赴必死的战斗,路上被人看到,日后就会被当成笑柄。反正都是一死,倒不如什么都不穿,看起来倒威风。” 26

 

霜雪洗出凌寒色,零落成尘土犹香。--芹泽鸭 42

 

一被问到:“你愿意死吗?”新作只觉得胸中涌起一股壮志豪情,接着便兴奋得浑身发抖。大概“死亡”这个词,对他这个年纪的青年,有着某种特殊的诱惑力。 70

 

所谓爱情就是男女两人抛弃一切共沐爱河,这爱没有过去也没有将来,因此才纯粹。 81

 

千年之中,京都经历了多少朝代更替,大概是经验教会了这些百姓,权势是最虚无的东西。 81

 

跟我干一场吧,也许你是我杀的最后一个人。 89

 

“我绝对不会说的。”他下定了决心:非但不会说,我还要变得更加勇猛才行。不,光是勇猛还不够。今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,我绝不能背叛新选组!因为唯有这么做,才是对世人无故加诸自己身上的冷眼的,最酣畅淋漓的报复。 109

 

所谓的叛徒,他们天生就是叛徒,向自己人挥刀是他们的天性。 135

 

喜欢夸夸其谈的家伙,既然掌握机密,就忍不住向别人炫耀。 138

 

他有了小鹤了,成了家,小鹤的肚子里怀有了他的孩子。他做梦都没想到这些对他的影响是如此之大--彻底让一个男人从勇士变成了懦夫。 212

 

武士道就是男人之道。所谓男人,就一定要铁骨铮铮、义勇向前。这是统御着新选组--这个浪人集团的最高伦理,是队伍的最高法律。 251

 

冲田总司:“……不过,我听说,讲究茶道京都人为了烹茶,特地来音羽瀑布汲水。他们说,这里的水宁静柔和。所以,瀑布并非只有轰轰烈烈的才好呀。”  287

 

因为对于这二人来说,他们活在天地间的全部意义就只有“新选组”而已,可谓是为其生,为其死,为其歌哭、颠蹙。 294

 

近藤勇评论斋藤一:“那家伙的剑,没有一点多余的东西,洗练到了极致。像他那样朴实无华的剑术,实在是世间少有。他能使出这种剑,正因其品格也如同剑一样纯粹,毫无杂质。” 319

 

他很喜欢弥兵卫这个萨摩人--不善言辞,勇敢坚强,不畏生死,这些都是他认为武士应该具备的品质。 346

 

一旦心怀畏惧,便再无取胜之机,这便是剑术。 368

 

(注:有些句子,单看句子或许很难感悟其中的真髓,因此特地在句子末附上句子在小说中的出处页码,各位如若有幸购入实体小说阅读的话,还请务必结合小说内容体会~)


●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●


后记:

看书的时候,每每看到一些句子,或朴素,或华美,或浅显,或富含深意,一个字,一个词,一个句子甚至一大段落,总觉得内心深处的某些东西被牵动了,忍不住多读几遍,或在脑内简单重复,或在内心仔细琢磨,总感觉琢磨出了些什么,又感觉仅仅是简单的记住了,于是将它记录、摘抄,在闲暇时,亦或是在忙碌时,将它翻出、回忆,于是,总能在闲暇时灵光一闪,亦或是在忙碌时将其深刻体会。

或多或少都有些感触吧,于是将其写下,便诞生了这个读书笔记。

自己笔钝,写出来的读感或许算不上太好,尽管如此还是希望能分享出来,能和各位一起讨论、思想碰撞,然后进步!

虽然自己的作品不佳,但是所读之书确实为佳作,也希望借此机会向大家介绍。

最后感谢您的阅读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